探訪游戲成癮的青少年治療區:家庭教育問題多

來源: 鳳凰網 作者: 鳳凰網 發布時間:2019-06-17 08:47

  青少年成癮行為科治療區,一名體質較差的游戲成癮者吊著營養針經過。

  世衛組織將“游戲成癮”列為一種疾病,記者探訪廣州首個青少年成癮行為科成癮的青少年:游戲一場夢一場

  “列隊,向左看……”在廣州某醫院三樓,五六名穿著黃色運動衫的青少年排成一排接受體能訓練。游戲成癮者長期缺乏鍛煉,體能訓練有助于他們強身健體,形成有規律的作息習慣。

  走廊一側有一道鐵門,將他們與外界,還有一度沉迷的虛擬世界隔離開來。幾乎所有的成癮者,剛進來時都踹過這道鐵門以示反抗。該醫院設立了廣州首個青少年成癮行為科,探索從家庭關系入手戒癮,在后期成癮者父母也要入院一起接受治療。

  世界衛生組織決策機構的一個委員會日前將游戲障礙列入其新的《國際疾病分類》,這凸顯了全球對游戲成癮的擔憂。近日,國家網信辦統一上線“青少年防沉迷系統”,國內已有21家主要網絡視頻平臺上線了“青少年防沉迷系統”。

  游戲成癮列入疾病目錄引發了不少爭議,有人認為把過度游戲行為列為一種疾病,只會對游戲行業構成限制,不可能從根本上解決沉迷游戲的問題。與游戲成癮是否應該變成醫學問題存在爭議不同,這是個社會問題幾乎毫無疑義。專家提醒,不要單單抓著“成癮”兩個字不放,而要看到背后的問題,尤其是家庭教育問題。

  把虛擬世界的事

  安排得井井有條

  “200年后的世界,我設想自己是擁有至高無上地位的領主。按照不同的角色給人員分工,糧食不夠就要組織更多人生產,我把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條……”靠在墻角里的浩仔,一說起游戲里的收獲,抬頭挺胸,嘴角上揚。

  “我好中意玩游戲,但不覺得是沉迷”,說起被爸媽送到醫院治療,浩仔很是不滿,“我一天才玩兩三個小時而已”。

  “是爸爸帶我玩的,我一生下來,他就一直在玩游戲,現在他玩不動了,年紀大了。”14歲的浩仔不停倒苦水,說爸媽冤枉了他。

  浩仔條理清晰地向記者解釋,難道他真被冤枉了?

  “剛入院的孩子,十有八九不承認自己游戲成癮”,青少年成癮行為科心理醫生陳澤珊一邊說,一邊調取浩仔的病例,記者在上面看到“自殺”“威脅殺媽媽”“每天吸一包煙”“不想上學”等字眼。

  話不多的浩仔爸爸沒有否認自己玩游戲,他和浩仔媽媽一起將孩子送入醫院,實在是擔心出意外,他說:“在一次爭執中,浩仔說過要殺掉媽媽,然后再自殺”。

  在門診咨詢時,浩仔的父母說他們平時都很忙,以前孩子很乖很聽話,這一年多以來越來越難溝通,說事就發脾氣,隨手拿起東西就砸,行為偏激。

  入院后第3天,浩仔寫下給父母的第一封信,字跡歪歪扭扭傾述著:“離開佐你地,我係咁脆弱”“我唔會再亂發脾氣、唔會食煙了”“平時亦唔會將自己鎖在房間了,唔會作癲”……最后落款竟是衰仔。

  今年4月,青少年成癮行為科掛牌,并與國家精神心理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開展合作。浩仔成為最早一批接受治療的患者。

  掛牌前后,“游戲成癮”相關章節起草人之一的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精神衛生研究所副所長郝偉幾乎每個月都會出現在該院,與醫生們一起探討治療方案。“如今,將游戲成癮作為一種疾病,加以研究、治療變得有據可依,這樣有利于患病者在正規的醫療機構接受治療。”

  郝偉介紹,在北京、廣州等地的一些專業醫院已經開展游戲障礙的治療、研究,未來隨著研究的深入,對游戲成癮的認識會更加全面、客觀。

  華南師范大學心理咨詢中心李江雪博士認為,按照《美國精神疾病診斷標準》(DSM),有酒精依賴、藥物依賴和毒品依賴,如將游戲成癮與此同列為精神疾病,會讓不少人難以接受。“我個人更覺得,游戲成癮是一個現象,背后還有多種根本因素。”

  長期側臥打游戲

  脊椎頸椎變形了

  在一個上午的采訪、聊天中,浩仔一直彎腰駝背,幾乎彎到45度。

  “這是長期坐著上網不運動造成的。”陳澤珊說,來治療的游戲成癮青少年有著明顯的畫像特征:駝背、瘦弱、言語不多。

  但當對面的少年伸出十指時,陳澤珊還是吃了一驚:指腹全部凸起,指關節粗大,這是長期快速敲擊鍵盤造成的。少年的指甲被啃得坑坑洼洼,一旦被阻止玩游戲,他就會焦慮到用力咬手指。

  長期沉迷游戲,網癮青少年身上留下了各種各樣的烙印。

  不少重度患者脊柱出現側彎,從身體后面看去,他們的肩膀存在高低差。由于長期側臥或斜躺著打游戲,造成脊椎頸椎變形。

  “得玩多久才會變成這樣?”醫生們也覺得不可思議。“他們多數還有一些共同點,比如頭發長,經常一兩個星期不洗澡,身上有一股餿味。”

  家長們對孩子的描述也趨于一致:他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拒絕你的進入;一旦被強行干涉,他們會極力反對,擺出一副捍衛自己權利的姿態。

  世衛組織提示的“游戲成癮”診斷標準主要包括:對游戲失去自控力、日常生活都必須讓位于游戲、過度游戲導致負面影響后仍會繼續、持續12個月以上。

  上高二的阿旭,沉迷游戲一年多,按照世衛組織的有關標準,是一位典型的成癮者:輟學在家,幾乎不出門,在房間打游戲、看動漫、玩賽車游戲;若媽媽干涉不讓上網,反應激烈,對著媽媽又打又罵;出現抑郁情緒,常常不開心。

  和阿旭一樣,小茗也主要由媽媽管教,爸爸在小茗讀初二時離家去跑船,一年到頭在外面管不了孩子。小茗的媽媽很重視他的學習,但母子溝通不暢。小茗和爸爸的感情一直很好,經常懷念爸爸在家的日子。他越想爸爸,就越覺得和媽媽沒法溝通,只有玩游戲才能讓他暫時忘掉傷痛。小茗除了睡覺吃飯其他時間都在玩游戲,不與人交流溝通,嚴重影響到了正常的學習和生活。

  “沉迷網絡游戲后,腦回路會受影響,其他功能會被弱化,比如社交功能會受阻,我們稱之為社會功能嚴重受損。對成年人來說,是不能好好上班;對未成年來說,就是不能好好上課。”廣州白云心理醫院執行院長肖磊說。

  肖磊說,一般認定游戲成癮須具備三個特征:一是有強烈的渴望。二是有依賴性,嚴重影響到生活和工作。三是戒斷反應,不讓玩游戲后,表現出煩躁情緒。

  郝偉解釋,游戲障礙并不是說一連玩幾天游戲就算患病,而是有一個詳細的診斷標準。他透露,在此次修訂本審議通過之前,曾有一些游戲廠商發聲反對游戲障礙“入病”,但全球60多家精神衛生機構給世衛組織發信支持“入病”。

  一場沙盤游戲

  投射緊張親子關系

  陷入極度失望之中,剛成立的青少年成癮行為科成了不少游戲成癮者父母們的“救命稻草”,但孩子們入院的過程并不順利。

  “我媽跟我說,就是過來找心理醫生咨詢一下,進來之后我就發現出不去了。”浩仔說。

  這一點,也得到了該院醫生的證實,“目前在我們這里接受戒癮治療的,只有兩個是主動走進來的,其他都非自愿,是被家長連哄帶騙拖著拽著進來的”。

  戒癮治療中,醫生們會運用哪些手段呢?一種常見的心理治療手段是沙盤游戲。在被騙來治療的情況下,溝通是一件很困難的事,讓成癮孩子玩沙盤,相對容易接受。

  據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三醫院精神醫學科心理咨詢師付愛兵介紹,“沙盤游戲療法”是通過游戲的方式探尋成癮者的心靈需求,讓其在游戲中發現并解決心理問題。

  在沙盤游戲治療室里,“做得多、說得少”,讓成癮者從玩具架上自由挑選玩具,在盛有細沙的沙盤里進行自我表現。

  “對成癮者來說,沙盤游戲是個人內在的一種體驗,可讓其充分表達自我情緒”,付愛兵說,大多數游戲成癮的孩子伴有焦慮、抑郁情緒,通過玩沙盤游戲,可以在創作過程中找到自我價值和掌控感。

  通過沙盤,專業治療師能解讀出成癮者的內心世界。

  “游戲成癮的青少年在沙盤上擺出的場景往往很典型”,付愛兵說,愛玩暴力游戲,就會擺出戰爭主題,選擇的公仔包括士兵、武器、恐龍、鯊魚、老虎等。他說:“在治療后期,如果父母參與進來,我們可以看到親子之間一起互動的模式和潛藏的問題”,隨著治療深入,沙盤上的物品會慢慢朝著居家方面轉變,比如車子、橋、桌椅等。

  每一個沙具都有隱喻,青少年成癮行為科心理治療師魏羽介紹,如一個殘缺的沙具人物,一個被關起來的稻草人,傳遞的是受傷和受限的意象。當親子關系緊張時,戒癮者的沙畫會有較多暗含的攻擊或掩埋,如同壓抑或緊張的關系。

  家庭矛盾種下的“果”

  讓孩子逃避現實

  讓青少年成癮行為科醫生們印象深刻的有一個案例。一名成癮者從職中畢業后就一直在家里玩游戲。他的父親喝酒上癮,曾經在醫院另一個病區戒除酒癮,在家庭中沒有存在感,而他的母親幾乎掌控著一切,一直到他24歲,從身份證到銀行卡仍是由母親來掌管,連訂婚的事情也是母親在操辦,最后把他扭送到醫院治療期間,他的母親又親自出馬去幫他退掉了這樁婚事。

  “孩子本不想和母親住一起,但母親硬是把他住的房子租了出去。”陳澤珊說,這個孩子本來非常優秀,還是國家隊的運動員,但最后沉迷游戲,非常可惜。

  在陳澤珊看來,游戲成癮更像是一種“果”,多數可以找到家庭矛盾的影子,比如父母之間長期冷戰與暴力交互,生了二胎忽略了大寶的心理感受,抑或是母親比較強勢而父親性格比較軟弱,這讓孩子通過出格方式尋求父母關注,或者干脆逃避現實,在游戲中尋求成就感。

  青少年成癮行為科整個治療分三個階段,包括脫癮期、康復期、回歸期。前期的脫癮期治療中,讓患者從原有的家庭環境、虛擬世界中脫離出來。而后期的家庭回歸期,改善家庭關系是最為關鍵的。

  戒癮治療的初期,家長不能參與。“要先把我們與孩子分隔開,不然我總忍不住對他指東指西。”青少年成癮行為科治療區,一名前來探視的媽媽說,治療中能看到孩子在改變,她才能靜下心來聽醫生的規勸。她專程帶著兒子從北方來廣州尋求幫助,已先后去了5家戒癮中心。

  讓醫生們感到棘手的是,要改變四五十歲成年人的觀念,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畢竟,父母們與“00后”的孩子們,成長環境不同,對待電子產品的態度也不同,當他們用自己的方式阻止玩游戲時,孩子們感受出一種不尊重。從醫生的角度,只能引導,讓家長們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對孩子造成的干擾。

  上周,小黃重回醫院,看望曾經一起戒癮的朋友。幾天后電話回訪,小黃媽媽向醫生報喜:“我的仔前天剛找到了一份工作,是自己找的!”黃媽媽一邊夸獎兒子一邊感慨自己的改變也很多。黃媽媽以前很強勢,在小黃戒癮治療的后期,她看到自己的問題,也承認自己的不足,表示要與兒子做朋友,“兒子開心地一下子把手搭在我肩膀上。”

  青少年成癮行為科運行已有兩個多月,共有過百名家屬和患者咨詢和求助,目前經過評估收治的有23人(已出院的有9人),其中游戲成癮患者約占一半,年齡最小的13歲,最大的25歲。前來咨詢或治療的青少年中,80%以上都有家庭教育問題。

  防沉迷技術再先進

  也不及父母的愛

  究竟如何把握未成年人玩游戲的“度”?游戲觀察人士丁鵬認為,行業的自我進化應該同時進行,如避免青少年長時間在線。

  在今年“六一”兒童節到來之前,國家網信辦統籌指導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等視頻平臺,統一上線“青少年防沉迷系統”,目前國內已有21家主要網絡視頻平臺上線了“青少年防沉迷系統”。而在此之前,包括騰訊游戲、三七互娛、多益網絡等游戲平臺,也紛紛上線“青少年防沉迷系統”。

  為防沉迷,游戲公司十八般武藝齊上陣,但還是擋不住孩子成癮。對此,也有學生表示“玩不了王者榮耀就玩其他的游戲”。今年3月,騰訊推出并測試了兒童鎖功能,未滿13周歲未成年用戶需要家長充分知情并親自“解鎖”才可以登錄游戲。丁鵬說,這一次家長們被“強制”參與其中,表明在保護未成年上,再先進的技術也只能作為輔助,更多的還是需要家長的參與。

  專家指出,近年來,為防止青少年沉迷網絡,政府、學校乃至社會各界都采取了相應措施,一些游戲生產企業采取實名注冊,推出防沉迷系統,但仍有一些網游企業劍走偏鋒,對學生產生了負面影響。

  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精神衛生研究所副教授王緒軼建議,政府、學校、醫療機構等應形成“反網絡成癮”的聯動機制,相關部門加大對網絡游戲產業的監管力度,對網絡游戲的內容和價值觀嚴格把關,防止不正當價值導向的網絡游戲對青少年造成不良影響。

  和浩仔對話時,他的眼神總在看別處,只有聊到游戲,才短暫露出笑容。

  “我們實在沒辦法了,全靠你們了”,心理醫生從游戲成癮者的父母那里,聽到最多的就是這句話。

  但恰恰相反,讓孩子戒癮,打開心靈之門,真正的鑰匙掌握在父母手里。醫衛機構人士普遍認為,家長不應把希望全都寄托到戒癮機構,治療的過程中,最難的就是防止復發。

  專家呼吁,除了國家層面的規范和行業的自律之外,家庭關愛也很重要,父母們應正視這個問題。

  (文中浩仔、阿旭、小茗、小黃均為化名)

  游戲成癮是種病,您怎么看?

  衛生機構:支持

  在醫學界,不乏將游戲成癮看成是一種疾病。早在2017年12月,世衛組織專家就建議將“游戲障礙”列為成癮行為,而在2018年6月,世衛組織將“游戲障礙”納入《國際疾病分類》的第11次修訂本。近日,世衛組織正式認定“游戲成癮”屬于疾病。

  游戲行業:反對

  消息傳來,游戲行業最先發出反對聲音。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等多個電子游戲相關團體均反對新分類。

  廣東省游戲產業協會執行會長魯曉昆說,因為游戲群體用戶龐大的基數,以及偏低的年齡層次,即便很小的比例也會備受大家關注。“這將對廣東游戲產業造成不小的沖擊。”她說。

  數據顯示,2018年,廣東省游戲產業總產值達1811億元,占全國份額約76.2%,繼續位居全國第一。


十三水12345算顺子吗